投资团队  
投资理念  
用户类别:
证件号:

密码:        忘记密码

验证码:




扫描二维码关注涌峰微信号

重要提示:请在继续浏览上海涌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前仔细阅读下文

根据《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》第四章第十四条规定:“私募基金管理人、私募基金销售机构不得向合格投资者之外的单位和个人募集资金,不得通过报刊、电台、电视、互联网等公众传播媒体或者讲座、报告会、分析会和布告、传单、手机短信、微信、博客和电子邮件等方式,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。”

涌峰投资遵循《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》,只能向特定的“合格投资者”宣传和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。根据《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管理办法》第三章第十二条规定:“私募基金的合格投资者是指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,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 万元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的单位和个人:(一)净资产不低于1000 万元的单位;(二)金融资产不低于300 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 万元的个人。”如果您确认您或您所代表的机构是一名\"合格投资者\",并将遵守适用的有关法规,请点击“接受”键以继续浏览本公司网站。如您无法确认是一名“合格投资者”,请按"放弃"键。

本网站所载的各种信息和数据等仅供参考,并不构成广告或销售要约,或买入任何证券、基金或其它投资工具的建议,也不代表所介绍产品承诺保证最低收益,相关人员的过往业绩不代表所介绍产品未来运作的实际效果,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。投资者应仔细审阅相关金融产品的合同文件等以了解其风险因素,或寻求专业的投资顾问的建议。


上海涌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  

   

P2P的黄昏

2019-10-28 21:42:23 作者:中国龙团队
      7月18日,平安陆金所宣布全面退出P2P业务,一纸通告震惊市场。作为中国乃至全球P2P业务的头号玩家,陆金所在公告之时仍有P2P借贷余额984亿元,高于第二名一倍还多。考虑到其坏账率仅为3.6%,业务运转一切正常,业界纷纷推测陆金所这一举措与监管有关。果不其然,9月开始,互金重镇京沪深杭均传出了全面清理P2P业务的声音,主要平台均被要求逐步减少面向个人投资者的贷款撮合业务,行业向助贷模式转型已是不可避免,曾经热到发烫又引爆社会的互联网金融传奇,终于要步入最终章。
      在这里需要首先对P2P进行明确定义,正如其英文全称Peer-To-Peer lending 所示,P2P实质上是个人对个人的借贷生意,线上平台对借款人进行风险定价,投资人根据自身风险偏好选择合适的标的放款,平台向借贷双方收取一定服务费。这个生意模式当中,投资人承担所有的信用风险,当然平台也需要尽到KYC的义务,如实反映借款人的潜在风险。英美已经有一批企业成功实践了这个商业模型,并获得了不错的成果,理论上只要平台充分合规,并不会存在“暴雷”一说,本来风险和收益就是对等的,那风险兑现又是何“雷”之有呢?
      当然,公司本身是逐利的,若监管没有及时跟上,道德风险很快会爆发。当年Lending Club因为CEO向投资银行Jefferies违规出售贷款导致股价暴跌,在监管和投资者的双重压力下公司不仅开除了CEO,更是花了三年时间才让股价恢复到当年水平。从严的管理确保了P2P在发达国家市场发展平稳,但南橘北枳的现象在我国的P2P行业中显得尤为突出。2012年伊始,在“金融创新”政策的号召下,众多创业者将目光投向了民间借贷领域。尽管各类网贷公司确实有效缓解了部分群体的资金可得性的问题,也为投资者赚得了不菲收益(早期网贷收益率能做到年化100%以上),但贪婪驱使大部分网贷公司走向了自融或资金池的不归路。令人遗憾的是,监管未能及时弄清披着P2P外衣的大尾巴狼。2017年金融去杠杆正式启动,打击影子银行的蝴蝶翅膀最终引发了全国数千起互金平台暴雷事件。如若我们细细观察每一个“雷”,其实基本都和严格的“P2P”无关,普遍存在的是并不高明的庞氏骗局。互金公司以超高收益率获得资金,然后为关联公司融资,或索性卷款潜逃,能撑两三年也多亏了源源不断的韭菜。
      成千上万投资者在镜头前的哭诉没有吓倒众多二级市场投资者,但着实把监管吓坏了,而这种认知的差别,也成为了资本市场一再错判P2P行业前景的重要原因。对于资本市场来说,目前成功上市的互金公司比如拍拍贷、乐信、360金融等等都是头部玩家。这些企业在合规、风控方面问题不大,即便是“资管新规”之后也能符合相关规定。全行业暴雷反而给龙头一个行业整合的机会,因而很多投资者在经历了前期的担忧之后又变得乐观起来。理想很丰满,现实异常骨感。尽管各地银监局针对互金公司的调研从未间断,原计划用以规范行业的备案办法却迟迟没有出台细则。拖了两年之后,监管终于决定痛下杀手,以 “一刀切”的方式彻底关停整个行业。这些P2P公司只好纷纷改头换面,逐步转型做起了利润更薄的“助贷”工作。
      回首短命的P2P发展史,其实监管最后的选择也不难理解。一方面执法成本极高。数百家互金公司就像数百个更难控制的小银行(都是私营企业),实现实时和全面的合规监管难度极高,处置一个暴雷的公司都是一个噩梦(成百上千的投资者上访)。另一方面孕育道德风险的根源难以迅速解决。我国在金融监管上的法律执行困难,处罚较轻,很多时候更是“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”,逆选择鼓励了更多人铤而走险,这进一步促使监管必须要从严检查,防止问题暴露时已经无法收拾,而这又回到了前一个痛点。进退两难之际,监管通常都会稳字当头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相较互


全国客户服务专线: 400-668-8801   www.topfund.com.cn
Topfund © Copyright 2006-2020. 沪ICP备14007645号-1 联系我们